歲末年終,又到了各專科醫學會年會的時間。12月初有幸參加第九屆台灣顏面整形重建外科醫學會年會,內心其實是非常雀躍以及期待的。因為在臨床上累積一些經驗,會產生一些問題以及想法,因此想聽聽看世界目前的狀況以及大師們獨到的經驗分享。此次會議是在台大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參加人數眾多,且邀請到了加拿大顏面整型大師Peter Adamson以及亞洲鼻整型大師鄭東學醫師,韓國鼻整型名醫Yong Ju Jang 以及韓國首爾國立大學教授Hong Ryul Jin等針對鼻整型、顏面拉皮、耳整型等顏面整型重建相關議題提出他們的經驗分享以及臨床案例的討論,收穫不可謂不多,故特此為文分享一下今年的心得。

1. 鼻整型:此次會議有超過一半以上的議題都是針對鼻整型作討論,可見鼻整型在顏面整型的重要性以及困難性。針對歪鼻矯正,隆鼻,鼻頭手術,鼻攣縮,鼻整型重修等都做了大幅的討論以及分享。最令我感到震撼以及有興趣的是目前韓國的鼻整性已經發展到利用旋轉皮瓣來治療鼻攣縮以及先天鼻部缺損。這在過去是極少見到的,尤其鄭東學教授分享了很多臨床的病例,都讓人不得不讚嘆亞洲鼻王的稱號真的不是叫假的。鄭醫師是韓國人,不過此次全程都用中文發表演講,誠意十足,雖然不是很標準,但鄭醫師說“不用擔心,我只管講我的,你們聽不聽得懂沒關係”,令全場莞爾。Hong Ryul Jin醫師則提出了 less is more的鼻整型概念,給了我一些新的思考和新的方向。一般臨床上總是希望能盡量滿足病人的需求,不過Jin教授認為在鼻整型上,用越少的步驟或越少的材料反而能帶給病人更好的結果。亦即恰到好處即可,這個沒有相當的經驗累積是無法提出這種概念的,非常佩服Jin教授能提出這個new idea. 而Peter Adamson醫師則針對西方人的鼻整型提出他的經驗分享及所謂的M-Arch Model(即鼻頭的模型)。M-Arch Model是醫師對鼻頭的動態及靜態的調整能有更立體的概念,也能對不同病人需求提供更深入的治療。亞洲和歐美鼻整型的差異在此次會議更彰顯不少也激盪出不少火花並增進彼此的交流。

2. 顏面拉皮:這是Peter Adamson醫師主要的講題。目前頭頸外科醫師在台灣做顏面拉皮的比例相對鼻整型少,筆者有幸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醫學中心顏面整型外科進修過,故對於此議題比較熟悉也相對有概念。其實顏面拉皮除了在美容外科應用很廣外,也可以應用在顏面的其他問題,例如顏面神經麻痺,或是耳部及頭頸部手術後造成不可逆的顏面神經受損,都可以利用拉皮手術使病人的顏面能夠更對稱並且改善生活品質。Peter Adamson比較了局部及延伸性顏面拉皮的較果差異及病人的選擇,次外在SMAS的處理上也有其獨到之處,讓我對顏面拉皮的認識又多了一層體會。附上跟Peter Adamson醫師的合照一張以表紀念。

 

照片  

目前顏面整形重建這個次專科方興未艾,期望有更多醫師加入這個領域以促進這個次專科的發展並提供病人更好的醫療服務。筆者也會針對這次的收穫應用在臨床病人上,期許自己能更精進相關的的臨床概念及手術技術。

 

(文章版權屬李佳融醫師所有 歡迎分享轉貼但請註明出處 感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李佳融 的頭像
Dr.李佳融

美聲美型李佳融醫師 -- 聲音整形、韓式隆鼻、抽脂體雕、微整形、歪鼻、朝天鼻、馬鞍鼻

Dr.李佳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